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作品展示 > 作品展示

三角梅

2019-11-6 16:33:48

走过镇上一户人家,三角梅种在阳台,长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。枝条旁逸斜出,恣意地舒展。远远望去,一大片紫色的花朵,嚷着,挤着。浅紫色的嫩芽,一个劲冒出头儿,打量这个新奇的世界。

如果花下搭个凉亭,摆上茶几和藤椅。闲暇时,或品茗,或读书,惬意而满足,那该有多好!可惜我蜗居在水泥框子里,屋外都是方块的天。从此,每经过那户人家,不由得多看一眼。

暮春时节,风吹花落,紫色花瓣铺满地面。我俯身拾起一朵,仔细地端详。花朵儿皱巴巴的,颜色浅淡了不少。离开粗壮的枝条,它的生命讯息很快就消失了。如果落在树根下,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也算是一种报答。有些却掉落在呆板的水泥街道。默默地、无情地被路人践踏;甚至,被坚硬的扫帚粗暴地刺穿身体,倒在臭不可闻的垃圾堆里。

哎,如此美丽的花儿,生命竟如此匆匆,我不觉忧伤。

林黛玉眼见桃花掉入污浊的流水,随波而逝。想起自己父母双亡,寄人篱下。手把花锄葬花的她,怎不流下几行清泪,吟出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”的诗句呢!

黛玉是惜花之人,我也想做一个爱花之人,种上一株三角梅,精心呵护它。我快步赶到花市,挑选了一株盆栽三角梅。它近50厘米高,枝条被盘成椭圆型。紫色的花朵儿绕着枝条奔跑,花蕊还吹着喇叭呢!我着急搬回家,累出一身的汗水。放在哪儿呢?放在室内,怕光线不好,不利它的生长。放在阳台,没有护栏,怕不小心摔在楼下。正踌躇,老公建议放在家门口。我怕被人顺手牵羊。老公笑了,说:“如果有这样的小偷,也是爱花之人。”我找不出更好的地方,只得将它放在门前。门前单调的水泥地面,似乎也突然焕发了生机,我下楼的次数不觉多了。闲暇时,蹲在三角梅旁边,仔细寻找新的花蕾。或搬个凳子坐下陪它,翻开几页散文读读。虽无香茗,心也闲适。连老公和儿子也来凑趣,关心它的一花一叶。温馨与恬淡扑面,幸福近在咫尺!

一天回家,我突然发现三角梅的叶子发蔫。难道是泥土太湿润了?我用手拨弄花盆里的泥土,并未发觉异样。难道是阳光太强烈?也不会呀,这些天都是绵绵的细雨。我实在找不到原因,三角梅却像一位癌症晚期的病人,一天天衰竭。花朵儿还未绽开,就已凋谢。叶子变成灰色,纷纷掉落。渐渐地,只剩下几截干枯的枝杈。轻轻一折,就能发出低沉的断裂声。

这棵美丽的小生命,曾经带给我们全家不少的快乐,而今却枯萎了。如果它不曾被我带回家,应该还在快乐绽放花朵吧。它的逝去,难道不是我的罪过吗?我心疼,却无能为力,心情低落了好几天。

终于,老公说出了真相。那天,他从邻居家抓回来一把复合肥,撒在花盆里。本来想它长得更加茂盛,却好心办了坏事。我不会责怪他,只是感慨:有时候,爱太强烈了,不一定是好事。就像傅雷所说“太阳太强烈,会把五谷晒焦;雨水太猛,也会淹死庄稼。我们只求心理平衡,不至于受伤而已。”

老公劝我把三角梅的枯枝扔掉,我却有新的想法。三角梅枯萎,是花盆里肥料太重的缘故。树枝干枯,树根不一定死亡。如果把它移栽到广阔的泥土上,它会不会起死回生呢?老公说:“算了吧,我再给你买一棵。”我执拗地坚持:“这棵和那棵根本不是一回事。”

几经考虑,将它种在老家的墙根,并嘱托老爸:“不管它能不能活,千万别挖掉。”老爸很爱我,看我的目光特别柔和,喃喃说:“好,好,就依你”。     

每次回家,我都急着去看三角梅,期待奇迹能出现。

一周,两周,一月,两月,半年,它没有丝毫起色。老爸很守诺,没有铲掉它。旁边的蚕豆疯狂滋长,花朵霸占了大半个院墙。迷蒙中,我以为是三角梅开了。低头一看,三角梅的枯枝,孤零零倚着墙角,被蚕豆枯萎的叶子覆盖。急也没用,静静等待春天吧,它一定会活过来的!在我一次次默默祈祷中,寒冷的冬季一天天过去。

春天终于到了!老家院子里绿色多了:小草冒出嫩嫩的绿芽,墙上的青砖上也长些苔藓。雨后,我绕过柚子树,踏过湿漉漉的细草,来到墙根。墙上的蚕豆已不见,枯萎的藤蔓早被老爸割掉,连同粗壮的块根,扔进厨房的灶堂,化为灰烬。那棵三角梅还在,我松了一口气。蹲下身子,眼前突然一亮,奇迹真的出现了!在灰暗的枯枝中间,居然长出一个新芽。那么嫩,那么小。它熬过暗无天日的炼狱,用自己萎缩的根系,抓住泥土,努力为自己的生命抗争。我掩藏不住兴奋,大叫:“快来看,快来看,它活过来了!”

老公和儿子立即赶来,连老爸也来了。

我忍不住絮叨:“我就说它能活嘛,你们都不信……”大家都笑了。

又过了半个月,三角梅已长到半米高。我修剪枯枝,让嫩绿的生命再次抽芽。老爸做个支架,让新生命倚着新伙伴,快乐地向上生长。

老公说:“有个学校的墙根下,种的全是三角梅。花开时,真是漂亮极了。”

儿子也附和,说他也见过。

于是,我与老爸有了新约定:老家的院墙下,只能种三角梅。老爸一口答应,“好,好,听你的!”

再次回家,父亲给我说个悄悄话:“你妈在墙下种了几次蚕豆,都被我偷偷拔掉了,她竟然都不知道。”我哈哈大笑。他马上做出“嘘”的手势,生怕老妈听见。再看看那棵三角梅,枝条上嫩绿和深绿交错,不断向上伸展。

生命的蓬勃之力,在这棵三角梅上充分展现。它摆脱了花盆的禁锢,来到广阔的大地。将曾经致命的肥料,与伟大的土地母亲分享,最终得到新生。

眼前的三角梅在我的心中再次绽放,它是美丽的生命之花。我与父亲的约定一如既往,来年时,三角梅定将花开满墙!
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