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作品展示 > 作品展示

小桥流水车印多

2019-11-6 16:27:39

老家的小河上躺着两座桥,一桥在北面,一桥在南面,离我家距离都差不多,约有三四百米远。北面是一座木桥,本地人称“桥楼子”(即有房盖的木桥),又名“小红桥”。桥上逢场过路人多,闲场很少人过,夏天是人们乘凉的好去处。夏天母亲经常带我到桥上去玩。桥中间有一位讲“神喻”的人,坐在高凳上,面前重叠两张桌子,上面放一本书,边讲边唱边比划,他的声音有时高昂,有时低沉,好像都是些劝人们行善的故事。乘凉的大都是妇女,有的纳鞋底,有的搓麻绳,手上没空,边做手中活边听讲。我们这些小孩子,手足也不停,侧身钻出栅栏,手把栏板,脚踩虚出的地板,身子悬在空中从这头走到那头,撵去撵来的玩。桥上有卖凉粉花生小吃的,夏天里母亲要买一两样东西给我吃。从桥溯河而上,穿过一片竹林,转过一段山崖,突现一片开阔地,有桃树、李树,在竹树浓荫掩映下,住着一户人家,土墙青瓦,俨然世外桃园中隐逸之士。从桥往下二十多米,是河水撞击出的深潭,潭崖上长着数十株高大的柏树,浓荫袭人,好多人都不敢从这里经过。这就是这座桥特别凉爽的原因。

另一座叫万安桥。是两墩三洞的石拱桥,桥高二十多米,做工特别精致和结实,远近闻名。桥墩桥身全是条石安装,表面有层粘贴得很紧的石灰。弧形桥面,中间是条石安装的鸡公车道,车道两边是石阶。桥两侧护拦,也是三尺多高的弧形墙。墙上有两排十字花孔,远地来的人都要在桥上数一数孔,但数来数去没有哪一位数清过。桥高水深,我们这些小孩子从来不敢骑在护拦墙上,只能立在墙孔扒到墙边往下看。这座桥看上去很古老了,颜色已变得苍黑,滚滚车轮给它轧出了几条深深的印痕。

我家南面不远还有一条河叫干溪河,这是一条古怪的河。它流到离我家约六七里的地方,水忽然钻地不见了,留下干枯的河床。往下走几里路,水又冒出来。它的下游有一座桥名叫“桂兰桥”,它比“小红桥”长三倍,全木结构,青瓦盖顶,比小红桥修得精巧结实。桥的中间铺了两条厚厚的木板,作鸡公车车道。桥两边护拦上方的粉壁上,有一幅接一幅的彩墨画,每幅描述一台戏,画工精致,栩栩如生,可与颐和园长廊上的壁画媲美。据说粉壁原料是用煮烂的糯米、石灰和麻精经反复捶制而成。画成以后,表面涂了一层鸡蛋清防尘防氧化。彩画不知多久了,还是那样光亮如新,横竖几十里找不到这样又长又大又漂亮的木桥。听说开桥时,还在桥头搭台唱了两天戏。

这河有些贪心,它盲目扩张河面,把不少良田变成沙滩、石头和草坪,这倒欢喜了孩子们。我们在河里戏水、捉鱼,在草坪上仰望蓝天,放牧牛羊,在春风里比赛放风筝。当地人在河里捡石头烧石灰,几座白色高耸的石灰窑,长年炉顶吐着红火,冒着白烟。在这条河上捕鱼,除了常见的堵水“扎鱼健”外,另有两招特别的方式:一是不要钩,叫做“钓杵杵鱼”;二是“照鱼”,深秋夜里,我家大哥、二哥和园子里的几个小伙子,每人一手握着用竹竿扎成的明晃晃的火把,一手举起钝口的长马刀,在河里往前左右来回照,当看见河底有鱼时,一刀砍下去,就把鱼砍死砍晕,用手拣起来,每刀砍住的都是大鱼。我和弟弟在黑暗中跟着火把跑,有时要跑几里路。几盏明亮的火把在黑暗中流动,间断的刀石声在夜空中孤响。
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