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作品展示 > 作品展示

失落并非失落

2019-11-6 16:22:31

七月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烤着,杨柳和女儿失去了拍照的雅兴,恹恹欲睡。突然,窗外卖西瓜的吆喝声,使杨柳从昏睡中清醒过来。

丈夫黄华建议去买一个大西瓜,杨柳本想说出门在外要节约点,有矿泉水就够了,转过头看到女儿珍珍渴望的目光,又把话吞到了肚子里。

杨柳让丈夫将车停在路边树荫下,自己下车去挑选了个新鲜的绿皮大西瓜。当她左手提着西瓜,右手伸入裤袋准备摸出零钱来付账时,发现零钱不够,便把西瓜移入右手,左手又习惯性地摸向左边的口袋,仍然没有摸到钱,笑容僵在了脸上。她把西瓜放在地上,双手再次仔细摸摸口袋,里面什么都没有,就愣愣地站在那里。

黄华见情况不对,下车问明情况后付了账,提着西瓜牵着杨柳回到车上。杨柳郁闷极了,对自己的粗心大意懊恼不已。幸的是没有把钱都放在自己身上,丈夫还保管有一部分。

黄华安慰她说:“没关系,以后小心点就是了。节约一点,这次出游的钱还是够用的。”

珍珍一边安慰妈妈,一边帮着分析丢钱的原因。女儿的一句话让她想起来昨天的一件事。

昨天晚霞满天时,杨柳一家与朋友刘老师他们三家人来到网上预定的宾馆。当时在房间休息时,她特意摸出钱来数过两遍,发现还剩有九百元。后来大家找到了一家川菜饭馆,进去询问,价格不是很贵。可等到饭菜上桌,大家才发现分量很少,又添了两个菜后,大家把饭、菜、汤都一扫而光,总算勉强吃饱了。

杨柳刚准备掏钱付账,作为这次旅游的财务总管刘老师说先记账,完后大家再补钱给她。那时,她没有把钱摸出来,却感觉钱还在口袋里。

再后来,大家趁着天色尚早,决定好好去逛逛街。在一家富有民族特色的小店里,挤满了前来选购的游客。大家被这种气氛感染,随着人流挪入小店里。店铺不大,但整齐地堆满了玲琅满目的讨喜小礼品,价格也便宜。

杨柳觉得难受的是太拥挤了,而且店里特别憋闷,加上有人抽烟,就更难受了。当杨柳为女儿取一根木头簪子时,旁边的一个像小山一样魁梧、穿蓝花格子衬衣的小伙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手肘撞了杨柳一下,泛黄的手指夹着的香烟灰掉在了她的白衣袖上。杨柳瞟了他一眼,小伙子手夹香烟、笨手笨脚地帮杨柳拍烟灰,结果更多的烟灰印在了杨柳的衣袖上,污迹更明显。杨柳很想恶狠狠地批评这个陌生人几句,想到人生地不熟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加上不想再闻到那呛鼻的烟味儿,就勉强原谅了他。

当杨柳一手牵着女儿一手举着女儿挑选的手链和簪子,随着人群走向收银台时,杨柳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,左大腿好像还被什么硬东西戳了一下,差点把她撞倒。杨柳稳住身形一看,后面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留着略长卷发、满脸络腮胡子的青年男子,也就是烟灰落在她衣袖上的那个人。另一个是微胖身材的中年大叔,右手放在上衣口袋里,左手下垂捏着衣袖,一脸憨厚地站在一边。

蓝花衣见状上前噼里啪啦地对着杨柳说了一通,见杨柳愣愣地看着他,又用略带歉意、生硬的普通话大声说:“大姐,对不起,我有急事,可以让我先付钱吗?”说着没等杨柳同意就急匆匆地将钱和一副望远镜递给收银员,与收银员热络地打招呼。

这个大嗓门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,只有那个中年大叔没在意,似乎因为没选到满意的东西,匆匆离开了。杨柳见状,只得退让一步,不满地默认这种插队的行为。

女儿见自己心情不好,主动为自己挑选的东西付款。当时,她也就没来得及掏钱。莫非,那时……

“妈妈,快看!那朵白云真漂亮啊。”湛蓝的天空下,好大一片草地惬意地享受着纯净蓝天的怀抱,枕着那朵可爱的白云……女儿红嘟嘟的小嘴发出甜美的欢呼,打破了杨柳的沉思。

杨柳懒洋洋地抬头向窗外望去,只见一朵大大的白云身披蓝色的纱衣,俯视着下面,她嘴角的那抹微笑,似乎在嘲笑杨柳连辛苦挣来的钱都保管不好,太败家了。杨柳闷闷地收回视线,打量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。

不久,窗外的地貌逐渐改变,草原慢慢出现在眼前,成群的牛羊也出现了。杨柳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欣赏那份宁静与闲适之美,慢慢地闭上眼睛去感悟大自然的美好一切。她烦躁而忧郁的心,竟然渐渐平静下来。

在漫长的颠簸中,前面出现了一家加油站,黄老师赶紧去加油。沉浸在谁是小偷遐想里的杨柳也带着女儿下车去活动活动筋骨,透透气。旁边有个人说话的声音引起了杨柳的注意,似乎是昨天插队付钱的那个男子在与人说话。杨柳假意散步,绕过去一看。一个身穿红格子衬衣,留着略长卷发、满脸络腮胡子的青年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。她隐隐约约记得昨晚逛小店时,拥挤的人群里似乎也有这个人,就是这个着装,这么巧合么?

更让杨柳惊讶的是他们的对话。

中年男子抽着烟,从黑色的福特车里探出头向红花衣打招呼,似乎是很好的朋友。他们正用自己的家乡话交谈,好像提到发财之类的词语。红花衣似乎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话,大概是说没有发大财,昨天只是挣了一点小财。然后,那个中年男子似乎在谴责红花衣太抠门、失信。

红花衣一急,生硬的普通话就冒出来:“黑哥,不是的。花崽我很抱歉,昨天我真的有急事。”他察觉到了杨柳探究的视线,红着脸争辩道:“昨天朋友的孩子生急病住院找我借钱了,我凑钱送钱去了。”

杨柳听到这里,愤恨不已,正在纠结要不要把自己的新发现告诉老公时,她惊讶地发现那个红花衣付油钱时,居然也是从卫生纸里取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钱,而且纸折的纹路,与她裹钱的方式也一致。

杨柳热血沸腾,正准备跑去把自己的发现告诉给丈夫,只见那个红花衣已经麻利地上车,脚踩油门,呼啸而去了。

杨柳暗自诅咒那个黑心肠的小偷,希望那个人会遭到报应。

继续前行,遇到了一段长长的烂路。因为修建,单边通行,路面也凹凸不平。尘土太大,每当货车驶过,只有两米左右的能见度。更郁闷地是,求稳地走着走着,首次自驾游的杨柳发现他们掉队了,这种滋味,难以言表。杨柳的心再次变得烦躁起来,与女儿聊天总是心不在焉。

几经坎坷,终于走完了烂路,暂时舒了一口气。可是还没有与同事联系上,杨柳一家小心翼翼地前行。路过一个收费站时,第一次见识了高原的狂风、暴雨、闪电、雷鸣与鸽蛋大小的冰雹。杨柳一边祈祷闪电、冰雹一定要远离自己的车,一边暗自埋怨自己,她觉得这些坏事都是因丢钱而引起的。

庆幸的是,这段风雨交加的路段并不长,几分钟后就走出去了。黄华开车前行了几公里,突然听到自己的车子传来不明的异响,不知道是压着什么东西,还是车子出现了什么故障。他停下来查看却没发现问题,再次启动又出现了恐怖的金属摩擦声响,再停下还是没什么发现。几次三番,黄华的心忐忑极了:附近几十公里根本没有人烟,如果车子罢工怎么办。

杨柳和珍珍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里了,乖乖,可千万不要罢工啊。他们提前从手机地图上得知今天要翻山越岭,只能小心应对往前走……两个小时过去了,还在群山怀抱里穿梭,杨柳一家陷入了高度的紧张。

这时,女儿在摇晃中睡着了,感冒了的丈夫又加重了高原反应,耳鸣胸闷,心里难受极了。杨柳这才记起早上因为买西瓜事件,忘记拿红景天胶囊让丈夫吃。赶紧掏出药,递给老公服下。又根据前两天的经验,忙取出口香糖给他嚼一嚼。

终于迎来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,还有建筑公司在此驻扎。杨柳以为走出大山了,却惊恐地发现是矮山转过高山才来。

黄华的高原反应还没有缓解,却又遇到了新的问题。行驶中,他发现车档居然开始有些失灵,只好减档慢行。不久竟只能用三档,最后只能用二档。

一辆辆车超过他们,呼啸而去……前不挨村,后不着店,天地间充满了令人窒息般的沉寂。

杨柳想打电话与刘老师他们联系,却悲哀地发现手机没有信号,还惊恐地发现山崖上不断的有石子儿簌簌往下掉。此路段右边是山崖,左边是深渊,路面坑坑洼洼,窄小仅容单车通过。掉下的石子儿飞溅到路上,又弹起滚落到深不见底的深渊,吓得杨柳差点叫起来。

黄华不得不冒险把车停在狭窄的路边,苍白脸色显得十分无助。后面被迫停下来的车辆,用喇叭声催促他们快走,杨柳急得满面通红,手足无措。正在焦灼不已的时候,悬崖上飞溅下一粒小石头“砰”的一声砸在车前窗上,吓得杨柳惊恐地大叫一声,蒙上双眼。叫声把女儿珍珍从睡梦中惊醒。

珍珍见到落石,吓得从后排伸出手,紧紧地抓住坐在前排的妈妈的手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这时,一个人影旋风般地从杨柳的车后冲上前来,停在驾驶室旁。原来是那个个穿红花衣的男子,怒吼着“不要命”之类的话,双手拍打着车门。

急促鼓点般的敲击声,砸在杨柳的心上。珍珍吓得张大了嘴,却发不出声音,黑溜溜的大眼睛里装满了恐惧。

杨柳看着这个红花衣,吓得赶紧用右手摇醒丈夫,手指窗外,黄华疲惫地摇下车窗。红花衣俯下身子仔细看看车内黄华,用不流畅的普通话急切地提醒:“这里很危险,千万不要停留太久!我是本地人,请问你们是否需要帮助?” 话音刚落,有几粒豌豆大小的石子打在他黑黑的额头上,冒出来红红的小包。

杨柳左右为难,不知道是否可以信任这个陌生人。红花衣见他们没有反应,一手捂着头,一手比划着,焦急地催促他们快些离开这里。黄华正张嘴想说什么,只见红花衣一把用力拉开车门,伸出刻着黑蛇纹身的健壮胳膊,用蒲掌大手一把抓起黄华,拖出车外。坐在副驾驶室的杨柳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心提到了嗓子眼,张嘴想要大喊却发不出声。

只见红花衣冒着石子儿掉落的危险,伸出自己的左手护住黄华的头,右手扶着他后退,拉开后车门把黄华推进去又关上车门。红花衣坐到驾驶室,快速发动车子左摇右晃地向前冲……好险,原来停车的位置掉落下了一块学生桌那么大的石头。

过了飞石路段,红花衣把车停下来,用布满老茧的手抹去汗水,对着杨柳一家友善一笑,说道:“我的车已经请朋友去开,我来帮助你们开这一段路。请不要怀疑我,是为了帮助你们。”

红花衣开车继续前行,一路上仍有落石掉下。大约三十分钟,终于远离落石,爬上了四千多米高的山顶。

红花衣停下车,露出白白的虎牙,咧嘴笑道:“好了,危险过去了。”

杨柳透过车窗,惊喜地看到了刘老师他们两家人都在这里等他们。此时,经过休息的黄华身体状况似乎好了一点,杨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脸。

黄华为了表示感谢,也为了庆祝脱险,执意要请这个在此等候朋友到来的热心司机吃西瓜。黄华将西瓜切成小块递给大家吃,杨柳从包里掏出卫生纸分给大家擦手。

谁知杨柳拿出一包心相印手帕纸时,还飞出了一叠裹着的卫生纸,恰好落在刘老师儿子小鱼儿的脚上掉落地上。小鱼儿啃着西瓜大叫道:“杨阿姨,您的纸!”帮着递西瓜的女儿珍珍跑过来说;“妈妈,掉地上的纸有点多,我们把外面的撕掉,里面的还可以用哦。您不是说要节约吗?我来帮您捡。”说完,一手拿着西瓜的她弯下腰,一手捡起地上的纸递给杨柳。

杨柳只得把手帕纸递给切完瓜的丈夫,接过女儿递来的卫生纸。她捏着觉得有点硬,像有什么东西,急切地撕开弄脏的卫生纸惊呆了,里面裹着的是红红的一叠百元钞票。她迅速地数一数,刚好是自己丢失的几百元钱。

杨柳纳闷了,自语道:“我明明记得放在口袋里,怎么跑到手提袋里,和卫生纸放一块了呢?”吃完西瓜的珍珍,转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说:“嘿嘿,妈妈。我知道了。”

“知道什么呀?”女儿指着她得意地说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放在袋子里。昨晚,您教我认识真假钞票时,最后把卫生纸包着的钱放在手提袋里了,小偷偷走的是爷爷收到的那些假钱。”

“哈哈,太逗了。”人群里爆发出一阵笑声。
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