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作品展示 > 作品展示

我是山歌王

2019-11-6 16:18:02

朱老大两天前参加山歌比赛得了第一名,心里乐滋滋,见人就笑,成天哼哼呀呀地唱着。“朱老大,朱老大,你现在把牛羊赶上山去,回来帮隔壁李二嫂做点事。”他妈在喊。因李二嫂娶媳妇办喜事很忙,朱老大将牛羊放了出来,出了囚笼的牛羊昂昂地叫着争前抢后奔向山坡路上。朱老大也随即跟上,伴随着牛羊的叫声唱起山歌来。

今年我得山歌王  拿起奖状去见娘

娘见奖状乐开了花  爹见奖状笑哈哈

西岭山歌我爱唱  唱起歌来喜洋洋

一天不唱心头慌  打起麻将没主张

牛声、羊声和朱老大的歌声交织在一起,在山谷中响成一片。张老三背起背篼上山捡柴,听到了对面山上有人唱歌,心里痒痒也跟到唱了起来。

转芝莲开花红转白  远方来客认不得

麻布洗脸粗相会  唱起山歌就亲热

山上唱歌是哪里人  人唱牛叫更欢腾

要是牛羊也能唱  那是世上好新闻

朱老大一听山下有人唱歌骂他,心里好不是滋味。虽然没有见到人,但这小子的山歌唱的比自己还好,调准音高,心里有些服他,却口头不服气,随口就回敬他几句。

你这小子哪方人  唱起歌来就骂人

爹娘生你少教养  走出社会是流氓

获过多次山歌奖的张老三哪里听得这样的骂声,气得捶胸顿脚,随即甩了背篼闻声跑了过去,看看是谁。“死不要脸的朱老大,山歌是这样唱的吗?”朱老大转身一看是张老三,随即哈哈大笑地理论起来,“我以为是不认识的?”“不认识的就该那样唱吗?”“对不起、对不起!我给你道歉赔礼嘛。”张老三的情绪这才好了起来。“朱大哥,说你唱山歌得奖了?”这时,对面山上有人唱了起来,张老三和朱老大听得真真切切。

山歌越唱越好听  锣鼓越打越光生

锣鼓离锤打不响  山歌离嫂唱不成

银铃似的歌声传到这边,把朱老大惊呆了,“大哥呀,这声音太好听了,唱的是呀妹调,准是个大美人。”张老三这一夸奖,朱老大心里更不是个滋味:“你去给他唱上两句,对上一歌行不行?”朱老大点了点头,挺了挺胸,使劲地咳了咳清了清喉咙,不加思索就迎着唱了起来。

不知小妹哪里人  歌声犹如破响铃

大哥与你留情面  你走出门外好见人

原来,这唱歌的是住在附近的赵幺妹。赵幺妹一听这人唱歌在讥讽她,当即气得跺脚,也不甘示弱随即迎了上去。

你这老头好疯癫  唱起歌来不沾边

我唱关你啥子事  牛嘴伸到马圈边

“大哥……大哥……她、她,她说你是牛嘴!”朱老大听张老三这一说,气不打一处来,别忙,我慢慢唱来,好好地修理、修理她!朱老大沉思片刻,迈着方步,针锋相对又阴声阳气地唱给对方听:

你在东来我在西  你无男人我无妻

我无妻时方小可  你无男人好孤凄

赵幺妹一听,心想,我儿子都18岁了,这人唱歌如此无礼,纯属二流子,我追上他以后定将他骂得狗血淋头、无地自容。这时的赵幺妹甩了锄头,一路狂奔跑了过去:“你这两个鬼弹子!二流子!瓜娃子!唱的是啥子歌!”

听到脚步声,朱老大和张老三同时回过头来定睛一看,来者是位中年妇女,面色铁青、气喘吁吁,有些拼命的样子。认出是赵幺妹后,双双都不好意思起来,甚至有些羞愧。张老三低头说道:“赵幺妹,你……你……赵幺妹你听我说,你听我说,我们不知道是你,以为是外边不认识的人。”“不认识就该那样唱吗?”朱老大回过神来,赶忙迎合上去收拾局面:“不应该、真是不应该。赵幺妹对不起,我们不知道是你,朱老大这厢有礼了,”之后双手合十做了个万福姿态,随即做了个鬼脸。见二人赔礼又道歉,这时的赵幺妹怒气已熄了大半,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头转向一边抿嘴地笑了起来。

“赵幺妹,你的山歌唱得太好了,调准音高特别好听。我张老三从来没听过唱得这么好听的山歌。”听到别人在夸自己,这时的赵幺妹已是转怒为喜、眉飞色舞,那一脸的怒气早已飞到九霄云外。

“下次的山歌比赛我帮你报名,你参加么?”朱老大乘机插话。“参加、参加,我们大家都参加。”三人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、合唱起来:

青青的山啊蓝蓝的天  风送白云绕山间

林中蝉虫齐欢唱哟  杜鹃花开红满山

西岭山歌代代传哟  唱得幸福满人间

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歌声、笑声在山中久久回荡。
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