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作品展示 > 作品展示

如此妙招

2018-4-13 10:46:25

初夏时分,每逢周末,一辆又一辆满载游客的豪华大巴车,不断地向“蜀之望县”大邑境内的王高公路下段旁边的“玉门”农场飞奔而去。

这些大巴车里的游客们大部分来自远方,他们先后游览完新场古镇和安仁古镇后,在导游的游说下,兴致勃勃地前往“玉门”农场采摘桑葚。看到如此壮观的情景,充满疑惑的叶有诚心想:“难道‘玉门’农场的桑葚就已经熟了? ”

出于好奇,一个周末的午后,叶有诚骑上电马儿尾随一辆满载游客的大巴车前往看个究竟。

通往农场的临时通道紧连宽敞的王高公路,路道口伫立着一个十多平米高的广告牌,广告牌上“玉门农场欢迎你”七个金光灿烂的大字引人注目,广告牌下一幅红底白字的布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;“玉门农场首届采桑节隆重开幕”十三个大字像十三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,不停地向来宾们挥手致意。通往农场腹地的路道两旁彩旗飘飘,一条条红绸带迎风摇摆,令人眼花缭乱。 

叶有诚尾随的大巴车刚到农场停车场囗,便被一道坚实的木栅栏挡住了去路。他仔细一瞧,发现木栅栏前立着一把大大的遮阳伞,伞下有一张破旧的办公桌。五大三粗、戴着一副大墨镜、光着双臂的“玉门”农场老板钟无信端坐在办公桌旁。他右手握着一个黑色锃亮的对讲机,左手持一面精致的小红旗,恰似一个协警员。

机敏的钟无信一见大巴车来临,立马站起来走出遮阳伞,不停地挥舞小红旗提醒大巴车停下。

车停后,司机打开车门,走到遮阳伞下那张破旧的办公桌旁,在一个本子上写上自己的姓名、身份证号和车牌号,然后付给钟无信50元人民币。

庚即,接过钱的钟无信迅速打开坚实的木栅栏,放办完手续的大巴车缓缓驶入停车场。

眼尖的钟无信看到尾随在大巴车后面的叶有诚,立即用粗壮的大手示意他不准进去。

十分尴尬的叶有诚灵机一动,自报家门,并告诉钟无信自己是他爱人和小舅子的老师,想进去收集一些资料在网上帮他宣传一下。正当钟无信将信将疑时,他手中的对讲机响了,对讲机里传出妻子的声音,原来是向他核实刚进去的那辆大巴车的车牌号。

叶有诚趁机叫钟无信向其妻子核实一下自己的身份。 

大约二分钟后,在钟无信“叶老师,不好意思,欢迎光临的”道歉声中,叶有诚骑上电马儿正大光明地向农场腹地驶去。

阳光照耀下的“玉门”农场,上百亩碧绿的桑树高高低低,大大小小的枝条旁逸斜出、婀娜多姿,片片桑叶随风飘摇,一群群蝴蝶在叶面上飞来飞去,零星的黄蜂栖息在半熟的桑葚上,贪婪地吮吸着半熟的、仍带酸味的汁液。整个桑树丛中游人如织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拼命地寻找和采摘紫红的桑葚。

位于农场腹地的临时接待处,突然人声鼎沸,埋怨声、责骂声此起彼伏。叶有诚抽身前往一看究竟。只见几个中年妇女紧紧围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导游,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妇女用食指指着她骂道:“你龟儿子昧良心的婆娘,你和农场老板合伙骗我们来摘桑葚,你说桑葚在哪里?在哪里?”

混乱中,一个牛高马大的中年男子冲到女导游面前,扯住她的长发:“你这个瓜婆娘、狐狸精,你给我们说成熟的桑葚多得很,随便吃,吃够了还可另外采些又大又熟新鲜的带回去和家人分享,还骗我们说价格便宜,只有10元钱一斤。哼!成熟桑葚呢?拿来!拿来!”

“叫她龟儿子婆娘退钱,退钱!把每人20元钱退出来。”七嘴八舌的骂声逼得那个年轻貌美的女导游狼狈不堪,急忙逃回大巴车里躲了起来。

叶有诚见此情景,急忙上前调解劝说,却被那牛高马大的中年男子一掌推倒在地,落得个自讨没趣。他恐怕再惹火烧身,于是骑上电马儿准备回家。 

蓦地,偌大的桑树丛中不断地传出管理人员的吼叫声:“请不要毁坏桑树,请不要把没熟的桑葚攀摘下来丢在地上!你们太没有良心了,所有还没有熟的桑葚都让你们摘掉完了,踩烂完了!”

叶有诚回头放眼望去,疯狂的游客们正以疯狂的行为进行着疯狂的报复。一株株桑树在一双双愤怒的手掌中齐腰折断,一颗颗青涩的桑葚被义愤填膺的游客们攀折、洒落在地,随即在游客们怒不可遏的脚下化作齑粉,一条条图文并茂的消息通过微信遍发网络,一时间,街头巷尾争相传说“‘玉门’农场采桑葚是骗局”,无人再敢前往。

此时此刻,“玉门农场”的桑树林狼藉一片,一下子失去了昨日的风华。情急之下,钟无信的妻子在对讲机里对丈夫钟无信哭吼道:“叫你不要诓骗游客,叫你再晚十多天,等桑葚全部熟了才开园采摘你不听,现在安逸了,游客们气得来把好多桑树都……”

没等妻子把话说完,心急火燎的钟无信便扔掉了手中的对讲机和小红旗,只身挎着钱包发疯般跑回农场腹地。当气急败坏的他跑拢目的地时,发泄完心中怒火的游人早已全部销声匿迹,整个桑树丛中只剩下哀声叹气的管理人员和嚎啕大哭的女主人。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,盛气凌人、欺世盗名的“玉门”农场大老板钟无信蹲在桑树丛中,耷拉着脑袋,面如土灰,哑口无言。

一天,二天,三天,一个多星期过去了,残肢断臂的桑树上又开始缀满了一颗颗饱满紫红的桑葚。但仼凭夫妻俩千呼万唤,却再无一个游客青睐。丧心病狂的钟无信手持一根粗壮的竹竿,发疯般将熟透的桑葚一个个打落在地,将一根根粗壮的桑树条折成两半,口中不停地大骂:“叫你们龟儿子些快点给老子成熟你们偏偏不成熟,现在成熟有啥子用,全部给老子死去吧! ”

面对此情此景,钟无信的妻子哭泣着冲上去紧紧抱住丈夫,哀求他不要发桑葚的气,不要再糟蹋这些无辜的桑树了。

疯狂至极的钟无信使出浑身力气将瘦弱的妻子甩到一旁,继续他残忍无道的屠戮。

瘦弱无力的妻子自知无法阻挡丈夫的疯行,唯有眼泪汪汪,声嘶力竭地对丈夫吼道:“你疯啦,关这些桑葚啥子事嘛!”


热点新闻